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展会资讯

一嗨租车IPO很不嗨重资产仍是未来难题

2018-07-26 11:24:49

CFP图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在他的最新著作《零成本社会》中,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打开应用进行租车,通过短租将空余的房屋临时租给旅行者,在上分享自己创作的歌曲或者小说,将孩子不要的玩具放在上与人交换……越来越多的经济活动在共享中完成,这在里夫金看来是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共享经济。

在中国,租车已成为“共享经济”的代表,而因其所在行业的潜力,也更被市场和资本所关注。尤其是在中国租车行业中的两个“大佬”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下称“神州租车”)和上海一嗨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一嗨租车”)先后赴境外资本市场成功上市之后。

11月19日,一嗨租车在官发布稿确认,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已定价,以12美元/股的价格发行10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每股美国存托股票相当于该公司两股A类普通股,“这些存托股将于2014年11月18日起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下称‘纽交所’)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EHIC’”。

“此次发售的10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全部由一嗨发售。”一嗨租车称,“承销商已被授予为期30天内追加购买最多1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的超额配售权。”

事实上,一嗨租车的上市之路并不顺遂。“用一波三折来形容,也许不过分。”熟悉一嗨租车的人士11月19日晚对《国际金融报》坦言,“从宣布IPO以来,看到了太多变数。”

正式登陆纽交所交易前,一嗨租车三大基石投资者中的由纽交所前中国区首席代表杨戈掌管的琨玉资本退出认购,接替者是汇添富基金;稍早前,承销商中的德意志银行亦消失在一嗨租车第二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

更大的波折是,11月12日,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收到了一份匿名举报信,直言一嗨租车某些车辆“不适合租赁”的一些问题。尽管一嗨租车表示举报信“毫无根据”,但还是影响了一些投资者的预期。

11月20日凌晨,在第二个交易日的最后时刻,一嗨租车股价突然大幅攀升,报收于11.80美元/股,上涨0.10美元,实现了在纽交所上市交易中的首次上涨。但在上市首日,一嗨租车的盘中最大跌幅达到8%,截至当天收盘,该公司股价报收于11.70美元/股,较发行价下跌2.5%。

“任重道远,美国资本市场中的投资者肯定会用脚投票。但就潜力来说,不谈‘共享经济’,中国租车市场本就值得各路资本关注。”一位要求隐去姓名和单位的券商策略分析师坦言,“一旦将跟潜力有关的故事讲给投资者,并被他们认同,公司的估值还是值得期待的。”

不止如此。在媒体看来,中国的租车市场和公车改革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公车改革专家叶青对媒体称,公车退出舞台的同时,租车应走上历史舞台。

神州抢先

抛开租车公司不谈,就“重资产”的汽车租赁公司而言,一嗨租车和神州租车当属两位“大佬”。两年多前的夏天,《国际金融报》曾与一嗨租车的有关人士交谈时,对方就坦言“公司谋求上市几乎是肯定的事”,“但遗憾的是,没能抢先另一个‘大佬’一步”。

事实上,神州租车彼时已先行一步,打算前往美国上市,并于当年2月递交了招股书。但就在那次交谈后的一个星期左右,神州租车就取消了赴美IPO的计划——尽管只打算募资1移动式液压登车桥
.58亿美元理光UV打印机
,但受累于中概股当时的集体沉沦及美国资本市场对中国股市的看空,神州租车被传“没有美国机构进行认购”。

对此,当《国际金融报》再次就上市话题打算与一嗨租车人士请教时,却成了“讳莫如深”的话题。

到了2014年,租车公司IPO再起波澜。今年8月27日下午,彭博社就称,中国两大租车公司神州租车和一嗨租车今年都将海外上市,“合起来募资额将达6亿美元”。其中,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德意志银行、高盛和摩根大通正在安排一嗨租车的IPO,瑞信、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安排神州租车的IPO。

彭博社的报道最终成真,但比较来看,还是神州租车抢先一步。当然,与两年前不同,这家有联想控股背景(联想旗下君联资本占神州租车上市前36.8%股权)的公司“抢滩”的是H股,打算最多筹资36亿港元,用于偿还债务和扩大车队规模。

紧接着,今年9月初,参加一嗨租车与上汽集团合作电动汽车租赁的发布会间隙,一嗨租车一位员工私下与《国际金融报》交流时坦陈,“公司没有放弃IPO”,并在和一些承销商谈,“但具体事宜,我这边不知道,公司也不便透露,且没有肯定的时间表”。

“上市前都有缄默期,和一些投资者及承销商肯定也会做好约定,尽量低调处理,所以这样的表态并不意外。”上述熟悉一嗨租车的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说,“虽然外界一直有传闻,但还是有些没想到,神州租车IPO后西安两极宇禾品牌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一嗨租车会紧接着就赴美上市。”

10月3日,一嗨租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申请,计划赴纽交所上市,融资2亿美元。据人民披露,在衡量租车公司运营效率的两项关键指标上,“一嗨租车的全车队单车日均收入2012年、2013年、2014上半年分别为145元、156元和160元,短租平均出租率保持在70%左右,均位于行业前列”。

招股书显示,在截至今年9月30日的财季中,一嗨租车总净营收为2.201亿元,“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来自汽车出租和汽车服务的净营收均有所增长”。

招股书还显示,一嗨租车有三大基石投资者——东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风资管”)、琨玉资本和携程旅行(下称“携程”)。其中,东风资产投资3000万美元买入一嗨租车的普通股,其他两家公司分别投资1000万美元买入普通股。

一波三折

然而,一嗨租车的IPO却遭遇了种种“考验”。

在上周提交的第二轮招股书的更新文件中,琨玉资本退出基石投资者行列,汇添富基金成为新的基石投资者。“资本的选择都是逐利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可能还是表明了琨玉资本对公司的态度。”上述策略分析师称。

在更新的招股书中,一嗨租车还称,公司预计在首次公开募股中发行1000万股ADS(美国存托凭证),发行价区间在12美元至14美元之间。按13美元的发行价计算,一嗨租车IPO的融资额为1.3亿美元,大大低于此前预计的2亿美元的融资额。同时西安换锁公司
,三大承销商中的德意志银行中途选择了退出,摩根大通和高盛亚洲则“坚守阵地”。

对此,一嗨租车方面并未加以说明。这几日,《国际金融报》致电一嗨租车多位人士,但对方始终没有接听。

而最大的风波还是匿名举报信。

举报信称,一嗨租车有大量的车辆处于停运和废弃状态,“这些车辆由于车龄过长,车况很差,已经无法运营,早已退出运营车队”。

“由于这些车辆的账面价值远远高于实际价值,又无法销售,公司刻意向中介机构隐瞒了这个重大事实,并在招股书中把这些车辆计入运营车队并赋予虚高的车辆残值。”举报信称。

总体而言,这封举报信指的是一嗨租车“夸大剩余价值”,也夸大了车队规模。

对此,一嗨租车承认普华永道于11月12日获得的信件与普华永道和一嗨租车承销商于2014年10月份收到的举报信息“基本一致”。但一嗨租车称,举报事件“可能与公司机密信息被盗取或者员工接受采访时泄密有关”。

“以上举报信作者有可能会在络论坛中公布手中所持信息,也有可能向媒体发放指责一嗨的信息,这些行为可能会对一嗨公司名誉造成影响,甚至影响一嗨股价。”在提交给SEC(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声明中,一嗨租车称,“受这一事件影响,一嗨租车上市时间调整为11月17日。”

在最终上市的时间——11月18日,即首个交易日中,一嗨租车并未完全获得投资者垂青,小幅下错了2.5%,低于12美元/股的发行价。

上述熟悉一嗨租车的人士分析,“举报信可能来自公司内部,也可能是前员工或其他竞争对手所为。但不管怎么样,从现在的效果看,举报信似乎达成了部分目的。同时,这也意味着一嗨租车必须要在未来表现得更好。”

潜力与难题

事实上,就最终募资额看,一嗨租车的目标最终缩减了不少。

据一嗨租车11月19日的最新说法,假定承销商在此次发售结束前,不会行使其超额配售权额外购买美国存托股票,且在募股结束时,公司通过私募方式以每A类普通股6美元的价格(相当于每股美国存托股票12美元)向东风资管发行500万股A类普通股、向汇添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166.6666万股A类普通股、向携程发行166.6666万股A类普通股,以获得总额约为5000万美元的额外所得款项,“本次募股公司预计共将募得1.2亿美元”。

一些观点认为,仍要谨慎看待一嗨租车的后市走向。有媒体称,“对租车行业本身来说,要做好本身就很困难——并不是说不能盈利,而是说由于其‘重资产’的特点,再加上中国二手车市场不成熟,因此一嗨租车面临的挑战很大。”

“重资产”的确是一嗨租车未来面临的难题。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该公司用于可出租的车辆为1.426万辆。2014上半年,平均可用租赁车辆为1.2212万辆,租金收入2.68亿元。

“为了和竞争对手鏖战,一方面,过去几年,一嗨租车和神州租车都打过价格战,变得越来越‘薄利多销’;另一方面,为了市场,又不断在扩充车队的数量。同时,汽车买来后就面临贬值,即折旧。”周先生经营着一家4S店,早年,曾和他人合伙做过汽车租赁生意,但他深刻地发现,“没钱是玩不转这行的”。

“除非这些车队不是你的,否则想要短期内实现盈利,很困难。”周先生11月20日对《国际金融报》说。

“但一嗨租车仍有自己的故事讲给投资者听。”上述熟悉一嗨租车的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表示,首先,一嗨租车有一套比较好的管理系统,这在行内都处于领先位置,“也是最大的亮点”;其次,携程和东风资管作为基石投资者,可以与一嗨租车产生协同效应;再者,原先一嗨租车的大股东——企业号控股集团(下称“企业号”)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租车公司,一嗨租车在海外市场中可以分到“一杯羹”。

值得一提的是,一嗨租车还面临着其他“轻资产”租车公司发起的价格战和市场争夺战。10月下旬,P2P(个人对个人)租车平台宝驾租车就宣布向所有的新注册用户一次性赠送不设任何使用限制的现金红包,抵扣租车费用。PP租车今年6月也宣布获得了来自红杉资本、清流资本合计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显示了资本对“轻资本”租车公司的态度。

盈开投资副总裁蔡华对媒体直言,传统租车因为是重资产模式,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很难再扩张,“P2P等互联租车模式发展空间反而更大”。

不过,上述券商策略分析师11月20日对《国际金融报》称,“美国的投资者肯定要看盈利,但也会看潜力。”

“就潜力而言,中国租车市场还是备受全球瞩目的,大家可以期待将整个‘蛋糕’一起做大。”该分析师称。

咨询公司罗兰贝格的报告称,中国租车市场的整体规模近年来增势迅猛,由2008年的90亿元上升至340亿元,仅经历了5年,“预计到2018年,中国汽车租赁市场的市场规模将达到650亿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